【德扑知多少】扑克伪装者请小心,别掉进自己挖的坑里!

lunzhenye
2017-7-15 17:24

在扑克中会伪装是一项关键,但面对某些玩家时,伪装反而会让你赢钱更少。

 

扑克这项游戏经常需要伪装。诈唬、慢打和过牌加注,这些都依赖的是你用一种不那么直接的方式来打牌。伪装绝对已经深入到了这项游戏的骨髓中。



我们来听听扑克中最重要的理论学家David Sklansky是怎么说的。他的《扑克理论》一书经常被人引用“扑克基础原理”是这样解释的:


每次你打一手牌时,如果在能看到对手底牌和不能看到对手底牌的时候,你的打法是不一样的,那么对手就赢了;如果你不管能否对手的底牌,采取的打法是相同的,那么你就赢了。反之,每次对手打一手牌时,他在看到你的底牌和没看到你的底牌的时候,采取的打法不同的话,你就赢了;他不管是否看到你的底牌,采取的打法都相同的话,你就输了。


简答说吧,Sklansky的意思是,当你能向对手伪装你的牌时,你就赢了;当他向你伪装了他的牌时,你就输了。Sklansky简直把伪装奉为了扑克的一个必要条件。

 

虽然这个理论很强大很有用,可惜许多新手和中等玩家在使用的过程中误入歧途,结果造成了资金的亏损。这些玩家并没有领悟到这句关于扑克中伪装重要性的话语中所需要的条件。

 

在现实中,并不是每次对手采取的打法跟他能看到你的底牌时不一样时,你都能赢。因为这个原因,每次都尝试用伪装欺骗对手并不合理。尤其对新手和中等玩家来说,直接的打法有时比伪装的打法更好用。

 

接下来我们具体来看看扑克中的伪装,以及为什么有时伪装不起作用、何时不起作用。然后,我们就能更好地明白什么时候不要伪装了。

 

什么时候伪装会让你“输”呢?当你原本采取直接的打法能让对手犯更大错误的时候,你的伪装就输了。这种事会发生,是因为中等以下的玩家经常会自己犯错,即便对手没有伪装。

 

我们来看一个极端的例子。


如果你在德州扑克游戏中的按钮位拿到AA,其他人弃牌到你,你知道大盲位是一条大鱼,不论你下注多大他都会跟注,因为他总认为按钮位想偷他的盲注。这时如果你要伪装自己的手牌就是在犯错了,比如只是跟注或做一个很小的加注。相反,你应该做一个大的加注或全下,迫使他做不正确的跟注,从而犯下弥天大错。

 

同样,有些玩家差得离谱,就算你提前让他们知道你在用AA全下,他们都有可能会跟注。他们跟注的理由也是很离谱的。

 

也许他们手里拿着KK,不管怎么样就是“无法弃掉KK”。也许他们“觉得自己运气好”,或是觉得自己该赢了,或是觉得你运气不好,或是觉得你已经连续赢了好几手牌,现在该输了。也许他们跟注只是因为他们反正准备走了,那就华丽丽地走吧。也许他们曾经用更差的牌跟注结果中牌了,这次他们认为你的AA注定就是来输的。谁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论是什么情况,当他们即使知道自己落后还是会跟注你的AA时,如果你不直接了当用AA全下的话,你就是在犯罪。


当然,这是我故意举的一个极端的例子。现实中有更多情况是一种侥幸,这时玩家即使知道你的手牌,也可能做出不正确的选择。

 

由于我们玩牌时并没有亮牌,假设一位对手不能根据你的下注行为来推断你可能有什么牌。他只会根据自己手牌的价值来玩牌,不会把它跟他觉得你手牌的价值进行比较。所以如果他有两张不论是否成对的高牌,或任何对子的话,他都会跟注所有的加注,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牌很强。

 

在面对这种玩家时,你当然不要试图去伪装,比如慢打你的超强牌。不论你的下注是大是小,他都会跟注你的下注。


假设有玩家不能准确计算出自己听牌的赔率。你在面对这种不能计算出自己需要多少赔率才能击败你的手牌的玩家时,伪装又是在犯罪了。

 

举个例子,假设在$1/$2 NL游戏中,有效筹码是$100。一位玩家在枪口位加注到$7,另外两人跟注。中间位置一位玩家拿到10c8c,他加注到$18,桌上弃牌到你。你在大盲位拿到Ks2s,你全下。第一位加注者弃牌,跟注玩家也弃牌。行动回到拿着10c8c的玩家,在他思考该怎么做时,你把牌亮给他看了。

 

你确定在这种情况下你遇到的每位玩家都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打法吗?即使他们看到了你的两张牌?(对了,正确的打法是跟注。)

 

关键就在这里了。用伪装来欺骗是扑克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但这并不代表你每次都要想着法来欺骗,也不代表愚弄对手就能让他做出错误的打法。你的欺骗有可能只会错误地让他回到正确打法的轨道!在面对某些类型的玩家时,你最好还是打得直接一点,不要拐弯抹角,尤其是面对那些即使没人骗他,他也会经常犯错的人时。

 

请思考下面的情况。你正在打的桌上很多玩家玩得很烂。也许他们有时玩得还不错,但现在已经是深入,打了这么长时间,加上酒精和爆冷的刺激,他们全都玩得很烂。他们中有一个人开始每手牌都加注,还有两位玩家不论拿到什么牌,每隔一手牌就全下。

 

你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我跟你说,我就玩过这种游戏,深夜在Mirage($1/2游戏游戏)和凯撒($2/$5游戏)都有。

 

在这两种情形下,受到对手疯狂打法的刺激,其他玩家的打法.......也挺奇怪的。

 

一位玩家每次输光筹码都最小买入,然后翻牌前每手牌都跟注,在翻牌觉得自己完全没机会赢时才会弃牌。拿到任何听牌,哪怕是最不可能中的听牌,他也会用短筹码全下,每次输掉后又重新最小买入。

 

还有一位玩家有点神经错乱的感觉,总是自己直接对盲注位全下,而且还会疯狂大笑。他这么做没有理由,没有策略,只是在单纯的绝对的赌博。


你说这些例子很极端。没错你说的对,这样的游戏并不是经常有,这些是特例。但是很多与之类似,但稍微正常一点的例子是经常出现的,总有那么几个玩家玩牌完全不讲逻辑或道理,只是在赌博而已。

 

碰到这种情况时,伪装的重要性就急剧下降。你不要用狡猾的打法、诈唬、半诈唬或慢打来欺骗无知的对手了。你只需要考虑你的底池赔率,再多一点就是潜在赔率和你的听牌赔率了。按照教科书来打百分之百的“ABC扑克”,你从长远来看最终就能赢到钱。让伪装见鬼去吧。

 

把伪装当成目标还总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有时会为自己很烂的打法找借口,说这是伪装的打法,把它合理化。有时我们会跟自己说我们只是为了欺骗对手,结果就把自己很多不正确的习惯当成了激进、被动、弱或是紧,或是当成自己粗心了。

 

我们加注是因为加注让我们感觉很好,然后我们对自己说这是为了诈唬对手弃牌,而其实更周到的方法是弃牌。我们在该加注时跟注了,并不是因为我们应该这么做,而是因为我们害怕投入更多钱到底池冒更大的风险,但我们给自己找借口,说自己在伪装没有强牌。

 

“伪装”是给了我们自己一条绳子,一不小心我们就把自己的脖子给套住了。确实,对有些玩家来说,使用伪装最终骗到的只是他自己。

 

是的,伪装终有时。但是在大部分低级别游戏中,这种情况并不那么常见,你需要学会用自己坚实和直接的打法,利用对手自发犯下的错误。